第九届中国金属循环应用国际研讨会
中再交易网打造最专业的废金属交易、废塑料供求、废橡胶资讯、废电子转让、废有色废纸回收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人物访谈>正文

钢铁治霾 生存的选择

发表时间:2017-03-10 09:51:12 责任编辑:金文静 访问次数: 收藏

在世界上钢铁产能最集中的京津冀地区,要治理雾霾,必须大幅减少钢铁行业排放的大气污染物。而要达到钢铁行业污染物减排的目的,要两条腿走路:严格环保约束和大幅减少钢铁产量。

2016年冬季的重霾

自2013年中国遭遇史上最严重雾霾天气以来,雾霾就成为了笼罩在国人心里挥之不去的阴影。虽然近几年国家在大气污染防治方面做了大量工作,火电超低排放改造、淘汰黄标车、居民煤改电等,也取得了可喜的成果。

根据环境保护部通报的资料,2016年,京津冀区域PM2.5平均浓度为71微克/立方米,与2013年相比下降33.0%。但2016年入秋以来,人们感觉到雾霾发生的频率和强度不但没有下降,甚至有不降反升的趋势。2016年11月以来,京津冀地区共发生7次持续性中到重度霾天气过程,比2015年同期偏多两次。人们对雾霾危害带来的痛苦远比统计数字更真实和强烈!

追根溯源,除去不可控的天气原因外,散煤、工业、机动车是公认的雾霾三大主要源头。查阅2016年关于京津冀地区大气污染防治的各种报道,可以找到大量“煤改电”、“淘汰黄标车”等关于散煤和机动车治理的数据和资料,但是关于工业污染源治理的却少之又少。

基于此,我们可以大胆的推测,与2015年同期相比,2016年冬季在散煤和机动车排放量均实现减排的情况下,重污染天气反而增多,那么原因只能是工业排放的污染物未能降低,甚至还出现反弹。

钢铁污染与雾霾源头如影随形

京津冀地区最具有代表性的工业行业是钢铁行业,虽然不能说钢铁行业是京津冀雾霾的罪魁祸首,但可以通过以下两个事件看出钢与霾具有较强的相关性。

第一个是《法制日报》记者报道的2016年12月18-20日重污染天气红色预警期间,唐山市PM2.5骤降骤升事件。根据报道,18日晚23点,唐山市AQI指数达到491,为防止出现爆表,环保部督查组建议唐山市政府对辖区内钢铁企业实施高炉焖炉50%,烧结机停机的紧急限产措施。随着紧急措施的实施,19日早8点,唐山市AQI指数降到250左右,然而仅仅10多个小时后,20日凌晨唐山市AQI指数突然爆表。经突击检查,发现唐山市部分钢铁企业在督查组离开后又重新恢复了生产,这直接导致了AQI指数的大幅蹿升。从这个事件,不难看出在钢铁产能高度集中的京津冀地区,钢铁企业对大气环境质量的影响不可忽视。

第二个是2016年政府停限产措施与钢产量增加的矛盾事件。为了完成治霾的目标,2016年京津冀各地都对钢铁企业下达了采暖季停限产措施和重污染天气应急停限产措施,部分地区的停限产比例甚至高达50%。但在如此频繁的重污染天气应急情况下,京津冀及周边的河北、山西、内蒙、山东等地区的粗钢产量不降反升。以2016年11月为例,河北、山西、内蒙、山东等地区粗钢产量分别同比增加了5.32%、12.13%、18.54%、13.75%。而2016年11月末,CSPI中国钢材价格指数为90.38点,与上年同期相比上升34.19点,升幅高达60.85%。由此,可以看出,在钢材价格飞涨的2016年下半年,政府的限产令并未起到应有的作用,钢产量的增加在一定程度上助推了京津冀地区2016年冬季重污染天气的频发。

霾藏在钢企何处

十多年来,大力推行清洁生产、实施节能减排,作为主要工业排放源之一的钢铁行业,整体环保水平不断提升。根据中国钢铁工业环境保护统计,2015年重点统计企业吨钢二氧化硫排放量已由2005年的2.75kg下降至0.85kg,吨钢烟粉尘排放量也由2005年的2.11kg降至0.81kg左右,降幅分别为69.1%和61.6%。虽然单位产品主要污染物排放量下降明显,但由于下面三个原因,导致钢铁行业造成的环境影响仍不可忽视。

第一,钢铁产量大幅增加,污染物排放总量居高不下。

2015年中国粗钢产量8.04亿吨,与2005年相比,增幅高达127.8%,钢产量的大幅增加,完全抵消掉了钢铁企业通过实施节能减排所实现的单位产品污染物减排效果,钢铁行业污染物排放总量仍然居高不下。从历年的环境统计年报也可以看出,2005年,钢铁行业二氧化硫、烟粉尘排放量分别占全国工业行业的7.2%和11.6%。而2014年,这一比例大幅上升,分别为12.4%和29.3%,即在全国各工业行业内,钢铁行业对大气污染的影响不但没有降低,反而大幅增加。特别是河北省钢产量从2005年的7425万吨盲目增长到2015年18832万吨,而且主要集中在唐山市和邯郸市,不仅造成大气污染更加严重,还对水土生态环境造成更大的破坏。

第二,环保水平两级分化严重,劣币驱逐良币问题亟待解决。

2015年重点统计企业平均、前十名平均、后十名平均以及宝钢湛江的主要大气污染物吨钢排放指标如下表所示。从表中可看出重点统计企业之间的环保水平差距十分明显,落后企业吨钢排放量达到先进企业的十倍,而在统计之外的小企业吨钢排放量甚至会更高,小企业大量无组织排放对环境影响更恶劣。假设全行业的吨钢大气污染物排放量全部提升到宝钢湛江的水平,全国钢铁行业大气污染物排放量将可以下降一半以上。

更突出的问题是,在2016年各地为应对大气污染所实施的停限产行动中,真正按照政府要求实施了停限产的正是那些单位产品污染物排放量低的企业,而一些环保水平较差的企业不但没有限产,产量反而大幅增加。以2016年11月产量统计为例,首钢、唐钢、邯钢钢产量分别同比下降5.64%、13.99%、7.23%;而部分企业11月钢产量同比增加20%以上。这是典型的不公平竞争,劣币驱逐良币的行为。

第三,钢铁企业外部物流运输过程中的污染不可忽视。

即使钢铁企业自身污染物的排放做到最小,由于钢铁工业是大进大出的资源密集型产业,钢铁企业每生产1吨钢,各种原辅燃料、产品、副产品等外部运输量将高达5吨。钢铁企业外部物流方式主要包括铁路运输、公路运输、水路运输和皮带运输等。其中,公路运输由于具有灵活方便的特点,京津冀地区大多数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大都以公路运输为主。但公路运输产生的扬尘,重载货运卡车排放的尾气都会对环境造成污染。以唐山市为例,按唐山市粗钢产量1.2亿吨,外部运输量则为6亿吨。参照运输扬尘计算公式,重型载货柴油汽车每年会产生道路扬尘37.4万吨,产生排放颗粒物4000吨、氮氧化物3.2万吨,以及数量可观的一氧化碳、碳氢化合物等其它污染物。因此,要解决京津冀地区钢铁企业的环境问题,只关注企业内部的污染治理是不够的,外部物流运输中产生的污染也不容忽视。

核心在减少钢铁产量,关键在严格环保约束

在世界上钢铁产能最集中的京津冀地区,要治理雾霾,必须大幅减少钢铁行业排放的大气污染物。而要达到钢铁行业污染物减排的目的,要两条腿走路,一是严格环保约束,最大限度减少单位产品污染物的排放量;二是彻底化解钢铁产能,大幅减少钢铁产量。

其中,切实减少京津冀地区的钢铁产量是核心,钢铁产量减少不但可以减少钢铁企业自身的污染物排放,同时还可以减少外部物流运输的污染物排放。但是,在当前的市场形势下,如果没有严格的环保约束,要想减少钢铁产量只是空谈。

首先,以最优秀企业为标杆,严格环保约束,最大限度减少单位产品排放量。

宝钢是我国钢铁行业的龙头企业,一说起宝钢,钢铁企业总是众口一词“宝钢我们没法比”。也许在产品开发、市场营销等方面我们允许有差距、有特色,但在环境保护方面,既然宝钢能够采用最先进的环保技术装备、能够实现最严格的环境管理制度、能够做到吨钢200元以上的环保成本、能够实现最小的污染物排放,那在雾霾污染如此严重的京津冀地区,没有理由不以最先进的环保要求来约束钢铁企业,最大限度减少钢铁企业单位产品污染物排放量。

其次,以排放总量约束倒逼京津冀地区钢铁产量大幅削减。

当前,党中央、国务院正大力推进钢铁行业去产能工作,在中央的大力督促下,行政命令可以很好的完成去产能任务。同样,通过强化环保约束,在京津冀地区以最先进的环保技术装备水平为依托,制定最严格的环保标准,执行最高的环保税征收税率,将所有钢铁企业统一到同样的环保水平、同样的环保成本上,倒逼装备水平低、环保治理技术落后、管理粗放、环保欠账多的企业退出京津冀地区,从而实现污染物排放总量的减排。

最后,企业停限产应急措施应实施精准管控。

雾霾治理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在雾霾得到有效控制之前,采暖季或重污染天气预警期间必须采取临时的停限产管控措施,缓解雾霾的污染程度。去年以来,京津冀地区都制定了采暖季或重污染天气预警期间的工业企业停产限方案。但在执行过程中,这些政策存在不合理的一刀切问题,无论环保水平高低,所有企业都执行同样的政策,实际取得的减排效果并不理想,也打击了环保先进企业实施环保改造的积极性。

因此,有必要对京津冀及周边地区的钢铁企业环保水平进行全面评估、分级,根据环保水平高低分为绿色、黄色和红色三个级别。在采暖季和重污染天气预警期间,对不同级别的企业执行不同的停限产要求。通过这项工作,第一,鼓励企业提升环保水平,减少单位产品污染物排放量;第二,减少重污染天气期间的钢铁产量;第三,还可以压缩落后企业的生存空间,促进京津冀地区的钢铁产能有序退出。

要真正实现强化环境硬约束来推动淘汰落后和过剩产能,建立重污染产能退出和过剩产能化解有效机制,特别是对长期超排放的企业、无治理能力、无治理意愿的企业以及达标无望的企业,依法予以关闭淘汰,彻底严格环保能耗要求,促进企业加快升级改造,实现绿色发展。

治霾重在行动

雾霾的成因十分复杂,但在钢铁产能高度集中的京津冀地区,钢铁企业的生产活动对雾霾的“贡献”不容忽视。从钢铁行业治理雾霾,必须以减少京津冀地区钢铁产量为核心,以强化环境约束、最大限度减少单位产品污染物排放量为关键抓手,最终大幅减少京津冀地区钢铁行业污染物排放总量,促进区域大气质量改善。

尽管大幅减少钢铁产量会使区域经济局部受损,但因此而带动的环保产业健康发展,更关系到几亿人民的生存问题。孰重孰轻,不言而喻。所以,必须下大力气继续化解雾霾严重地区的过剩钢铁产能,并坚决大幅减少雾霾地区钢铁产量,真正实现国家“十三五”生态环境保护规划要求的主要污染物排放总量大幅减少的目标,促进绿色发展。

文章来源:作者:李新创( 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院长)

备注:如有问题可致电:010-68392872 金文静
中再交易网
汽车拆解

最新图文latest photo text

中国环保部20日(周四)表示,2017年年底之前,中国将紧急禁止...【查看更多】

据环境保护部网站消息,环保部发布5月全国“12369”环保举报办...【查看更多】

垃圾怎么丢?日前,国务院办公厅转发了国家发改委、住建部《生活垃圾...【查看更多】

为深入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在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工作座谈会上的重要讲...【查看更多】

塞勒姆州立大学湿地走廊是雨洪管理与土壤修复的完美组合,下面来具体...【查看更多】